星際傳承》 最新章節: 第兩千六百三十六章逆襲(04-12)      第兩千六百三十五章警告(04-12)      第兩千六百三十四章暮氣(04-12)     

星際傳承2634 暮氣

“哦?徐先生是港城人啊。”
  
  “開分店?吃的嗎?我們冬木怎么樣?你看我們組能合作嗎?”
  
  “我很喜歡中華料理。”
  
  “……”
  
  藤村大河就好像一只咕咕鳥一樣,一路上都嘰嘰喳喳的沒完。
  
  那種在別人嘴里,很容易變成打探消息引起誤會的話語,由她說出來卻是顯得這么的自然,也并不隱忍反感和排斥。
  
  讓唐牛這位反派人物,都不由多瞅了大河兩眼。
  
  莫不是藤村組特地派她出來打探情報的?
  
  “當然可以,唐牛,到時候你和藤村先生商量一下這里開分店的事吧。”
  
  “哦,好的。”
  
  不過有徐越在這里,唐牛也不敢自作主張,萬一被惦記上了……
  
  想到那做鬼都不放過的匪徒,還有被踩平的斷水流,唐牛就默默的打寒顫,還是安安心心的跟著一起發財就是了,他說這里可以開,那就開吧……
  
  ……
  
  也就是這樣的氛圍下,藤村大河帶著徐越一行,來到了衛宮家的大宅子。
  
  作為魔術師以及愛因茲貝倫家的女婿,衛宮切嗣還是很有錢的。
  
  這種純和風的大宅子,在冬木這種地方也相當貴。
  
  只是這宅子當中,目前也就生活著衛宮切嗣和衛宮士郎兩人,顯得有些冷冷清清沒有人氣。
  
  也就是藤村大河時不時會過來蹭飯,然后帶小弟們過來收拾雜務,才會帶來一些人氣。
  
  這一次,剛剛出院沒多久,剛剛走出悲傷的衛宮士郎小正太,本也以為是藤村大姐姐帶小弟過來了。
  
  但在他看到了后面的徐越一行后,卻又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  
  那個大哥哥好帥哦,不是藤村姐姐的小弟。
  
  “哈哈,切嗣呢?快出來啊,他朋友來看他了。”
  
  藤村大河,掐了一把衛宮士郎的臉頰,美滋滋的說到。
  
  “老爹的朋友?”
  
  衛宮士郎聽到了藤村大河的話也顯得很好奇。
  
  雖然他被衛宮切嗣收養了,而且切嗣老爹對他也很好。
  
  可是他真沒有見到過切嗣老爹的朋友上門過,也沒有見過親戚。
  
  而就在衛宮士郎疑惑的時候,穿著和服,踩著木屐的衛宮切嗣,則是從這大宅子的陰影當中緩緩的走了出來。
  
  一張頹廢大叔臉,和一雙完全失去了希望,失去了靈魂,失去了目標的玩壞眼神。
  
  和當初徐越記憶中的衛宮切嗣氣質上卻有著很大的不同。
  
  也是了,一生追求的信念,追求的理想,最后卻被自己親手破壞,完全粉碎。
  
  如果不是還有著衛宮士郎這個寄托,哪怕還有著伊利雅這女兒他都會活不下去的。
  
  那場災難中的幸存者,還融入了理想鄉這概念寶具的衛宮士郎,此時就是衛宮切嗣一切的寄托所在。
  
  “我們認識嗎?”
  
  平淡而冷靜的話語說出,讓本來美滋滋帶路的藤村大河也不由一呆。
  
  啥?
  
  他們不認識嗎?
  
  “不請我進去坐下慢慢談嗎?勝利者。”
  
  徐越嘴角掛著和善的笑容,輕聲說到。
  
  讓原本一片死寂的衛宮切嗣臉上稍微出現了細微的波動。
  
  看了徐越一眼,又看了徐越身后的何金銀一眼后,他還是點了點頭
  
  “里面請。”
  
  “大河,士郎就麻煩你先照顧一下了。”
  
  隨后,圍攻切嗣便是雙手插在袖中,緩緩的朝著里面的待客室走去。
  
  “你們也留在這吧,我要和他單獨談談。”
  
  徐越也回頭讓何金銀與唐牛兩人留了下來。
  
  何金銀倒是隱約覺得,這可能是一位魔術師。
  
  而唐牛就沒有想這么多了,總感覺知道的太多沒好事……
  
  ……
  
  “我的確在你身上感到了一些熟悉的感覺,但我確定我們并沒有見過面。”
  
  來到會客室,為徐越泡了一杯茶后,衛宮切嗣依然還是那一種沉寂的語調。
  
  他看到徐越第一眼,就有一種熟悉感,只是對于心已死的衛宮切嗣來說,如非后面徐越提出的‘勝利者’三個字又刺激到了內心的回憶,他也真不在乎這種熟悉感了。
  
  “當然會熟悉,在某個其他的平行世界,我們可以算得上朋友的,我和愛麗斯菲爾的關系也很不錯。”
  
  徐越喝著衛宮切嗣的茶,很是隨意的說到。
  
  目前來說,他可還沒有常駐冬木的計劃,畢竟現在只能算是普通魔術師,在冬木這種地方還是風險大了點,港城那邊任務都還沒刷完的。
  
  所以,和切嗣這失去了夢想的咸魚交流,還是需要快點直奔主題的好。
  
  這句話,才是讓衛宮切嗣臉上露出了明顯的訝然表情。
  
  “平行世界觀測法……”
  
  作為第二法的魔法使,寶石翁相對活躍度與知名度都是擺在這里的,衛宮切嗣自然也是知道的。
  
  雖然是不正統的魔術師,但衛宮切嗣也是知道平行世界的概念。
  
  只是通常來說,知不知道這種概念都無所謂而已,正常都不會有任何交際。
  
  可眼前卻是有一個家伙說他認識另外一個平行世界的自己?
  
  可偏偏自己的確對他有著一種莫名的熟悉感。
  
  哪怕只繼承20%的魔術刻印,但衛宮切嗣的魔術刻印終究是封印指定的級別,他相信自己不會輕易的被什么魔術誤導才是。
  
  也就是說,對方所說的這很匪夷所思的事,的確有不小的概率是真的。
  
  那眼前這人是什么人?
  
  寶石翁的弟子?
  
  “遠坂家才算是第二魔法使的記名弟子吧,我只能說是同道中人,反正最近這位第二魔法使肯定很不好過就是。”
  
  徐越有些揶揄的說到。
  
  因為B叔的亂來,世界被拉近上界,還與其他世界融合收束,那位掌握第二法的寶石翁必然是受到了相當大的限制甚至傷害。
  
  連整個世界的根源都扛不住,更何況他一介魔法使?
  
  就算不死,恐怕也處于一種沉睡或封印的狀態,目前的五大法中,恐怕就他受到的影響是最大的了。
  
  隨后為了打消衛宮切嗣的懷疑,徐越還同他簡單的交流了一些上個世界當中的關系,以及衛宮切嗣以前做過的一些事情。
  
  甚至他為了‘正義’害死了自己父親,又害死了自己繼母加老師的事也說了出來,這可謂是衛宮切嗣內心深處的隱秘了。
  
  “看來,我們的關系真的很不錯……”
  
  衛宮切嗣苦笑了一聲,不過這又如何呢,自己,已經沒有希望與目標可言……
  
  
  
  兩更完畢……
  
  
[xs52]